首页 > 专题专栏 > 道路交通安全综合治理长效机制建设年 > 学习借鉴
治超为何难走出反弹怪圈
日期:2016-04-11 来源:马边县 浏览:1771

2010-12-10《江淮公路》文/古月徐欣图/何松

--------------------------------------------------------------------------------

【声明】:转载《中国公路》《中国交通信息化》《中国高速公路》《中国公路文化》《中国交通建设监理》《交通决策参考》稿件须经书面授权。索取授权书QQ:6673744。

2004年,以贯彻落实国家九部委开展的联合治超行动为标志,全省打响了治超“攻坚战”。但是过去5年多时间内,总体成效不彰,从而引发了“越治越超”等质疑。随着一系列强化联动整治新举措的引入,治超步入标本兼治、综合施策时期。

10月26日至11月3日,安徽省交通运输厅与省公安厅联合启动“2010联合治超一号行动”。全省路政、运政、交警、治安等方面执法人员联手上阵,全面展开集中整治。据统计,此次行动共……

“我们将通过这次行动,探索建立路面和源头结合、多个部门联合的治超联动新机制。”安徽省交通厅运输厅厅长梅劲表示:“这是一次“震慑行动”,重在打击那些屡次逃逸、集体暴力冲卡之类的严重违法车辆,也是一次“砺兵行动”,重在检验部门联动治超的实战效果。今后我省每年都要开展这样的联合治超行动,切实加大对超载超限的打击整治力度,对超载超限行为形成强有力的威慑”。

今年以来,安徽正式启动源头治超,实现路面治超监控联网,治超步入标本兼治的新阶段。此次启动跨部门的联动治超行动,再次彰显出安徽根治超载超限现象的决心。

深度联动破除“一阵风”

六安市砂石资源丰富,合肥建筑市场所需的砂石原材料80%来自该市。大量的砂石运输使得该市境内部分国道干道成为超限超载运输的“重灾区”,仅312国道六安段从事砂石运输的车辆就有1500多台,每天运输流量在5000台次左右。从今年4月6日开始,该市以312国道等重要路段为重点开展集中整治,目前,312国道六安段超载超限率已降至5%以下。

今年3月,安徽在全省范围内启动道路货运源头治超。半年多来,执法部门已经对全省1534家重点货源单位实施了源头监管,进驻117家货源单位进行重点监控,其它1417家以巡查方式强化监控力度。最新统计表明,这项治超新举措取得了预期的成效,货物源头超载率已经由之前的失控状态,下降至9.11%。“我们正在打一场治超的治本攻坚战。”安徽省交通运输厅运输处处江宗法这样表示:“源头治超的积极进展,标志着一系列新部署开始逐步收效,我省治超能力正在有效提升。”

过去治超难以获得实质性进展,有个重要原因就在于缺乏长效联动机制,无法形成合力,往往变成“一阵风”式治理。今年以来,这种现象大为改变,全省联动治超获得有效突破。

路面治超与货物源头治超保持“齐头并进”。为了构建“全覆盖”的治超网络,安徽加大了治超站点规划建设力度。

年内,全省71个固定治超站点将陆续建成并投入运营,这些站点已经基本覆盖全省重要的国省干道。与此同时,安徽在全省117家重点货源单位建立了源头治超点,同时还对1417家货源单位进行重点巡查执法。目前,全省路政部门对超限车辆信息采集已经实现信息化,可以联网传输。运政部门对重点货源单位的信息化监控与数据传输系统也将于年内开通,并与路政部门数据库实现联网。这张高密度的治超监控网的构建,大大提升了对于超限越载行为的日常监管力度,有利于形成保持常态化的高压态势。

在探索建立部门、区域联动机制上,安徽也取得了积极进展。

今年以来,安徽建立的“严重超限运输车辆黑名单”制度就是部门联动的成果。这一机制的流程是,由省治超部门利用电子证据收集系统掌握逃避检查的超限车辆的相关数据、图像等资料,发出治超通报,公布55吨以上的严重超限运输车辆黑名单,强化后续处理,初步形成治超合力,部分市还把黑名单抄报给政府和相关部门,进一步加强了对严重超载超限行为的打击力度。

同时,安徽也在不断拓展区域联动治超的广度。近年来,安徽已经在合肥、六安两市的部分重点路段开展了区域联合治超行动,同时,针对皖北地区超载现象严重的现状,安徽与江苏、河南两省合作,促成淮北、宿州、阜阳、亳州、商丘、周口、徐州七市联合开展治理超限运输的“淮海治超携手行动”,这一区域联合集中治超行动受到交通运输部的充分肯定。

再一个,交通运输部门与公安部门在治超上的“深度合作”,也是安徽联动治超的一大亮点。

目前,安徽交通运输部门与公安部门正在进行联合攻关,目的是实现路政部门的路面治超数据库、运政部门的源头治超数据库和公安交警方面的交通违法行为数据库进行“对接”。这样,路政、运政和交警三方将可以实现对超限超载行为的全程监控,对超限超载行为进行“卸载、罚款、扣分”相结合的综合处罚,针对屡次逃逸、暴力冲卡等现象,还可采用年审不予通过,甚至采取人身控制等强制性手段,以使治超力度得到全面强化。

但是,由于超载超限现象多年来日益泛滥,牵涉到复杂的利益纠葛,已成尾大不掉之势。安徽省治超办相关人士坦言:“与治本的艰巨性相比,目前所取得的进展,只能算是一种有限的突破。”

“比着超载”源于潜规则

10月29日,记者来到省道305线蒙城治超站。这里的执法人员介绍说,超载超限车辆的车主应对治超执法的手段很多,较常见的就是夜间有组织地集体出动,一旦遇到执法人员,就全部熄灭车灯,集体冲卡,以威胁人身安全的方式强行“闯关”。

据当地群众反映,“昼伏夜出”已经成为超限超载车辆躲避打击的惯常的手法。

这种“应对”治超的手段在全省范围内相当普遍。超载现象的顽固性,也让治超陷入“久治不愈”的困惑与质疑之中。

超载超限现象的猖獗,可以说是由多重病因引发的“并发症”。

长期以来,“重眼前利益,轻公共福利”的急功近利的惯性思维为超载超限现象提供了温床。安徽省公路路政总队副总队长彭道月坦言,为了形成对超限超载现象的威慑力,近年来,我省不断发动治超行动,进行重拳打击,但是,一旦治理力度过重时,就绕不开“治超与地方经济发展”这一潜在的意识壁垒。

说到底,超限超载运输是一种以牺牲普通公众的通行安全与效率这一极为重要的公共利益为代价,获取私人利润的掠夺性的使用公路行为。地方政府出于维护公共利益的职责,理当对其进行重点打击。但是,由于很多地方的支柱产业以资源性行业为主,而这些行业往往又是税费贡献大户,于是常会出现种种干扰正常执法的地方保护手段。比如,有的地方将某些“重点车辆”车牌号告知执法部门,明确要求“网开一面”;有的地方则在部分车辆上贴一些特殊标识,要求执法部门对这些车辆“无条件放行”。

种种为超限超载行为“亮绿灯”的做法,变相怂恿了超载超限行为的泛滥的“破窗效应”。

跨区域的联动也难有实质性突破。

六安市裕安区迎水砂石分站负责人谢承虎说出了货源单位与货运业主的共同心声:“我们不反对治超,只要治得好,沙价、运价都会上涨,但是,由于不同地区治超力度不同,结果谁治得猛,谁就会吃亏,这是不公平的。”显然,不同区域间形成不了治超合力,实际上会让治超处于“空转”状态,并且引发不同区域“比着超载”的恶风。

联动治超止于某一次、某一阶段的集中行动,而难以真正形成各部门、各区域“意识联动”、“决策联动”的局面,也给了超载超限行为很大的活动空间。以源头治超为例,从治理效果来看,把住车辆源头比看住货物源头更能起到“釜底抽薪”的效果,同时也更易操作,但是,目前恰恰在这一点上止步不前,使大量经过改装的车辆行驶在道路上,为运输业从业人员非法逐利提供了便利。

从公路货运行业本身来说,由于长期依赖超载,已经形成了一套畸形的货运市场运作模式。为这套模式辩解的理由就是,货运税费负担过重,不靠超载赚不到钱。这种似是而非的说法,掩盖了运输业主靠超载谋取暴利的真实动机。超限超载现象的泛滥,让公路货运行业普遍缺乏正常的成本形成机制,以及这一基础之上的正常的市场竞争局面,使得货运业的竞争从某种程度上演变成基于超限超载的竞争。眼下公路货运行业已经习惯于“比着超载”。超载泛滥让货运市场形成了一套畸形的运作模式:谁敢多超,谁就能多赚钱。这种对于超限超载的变态性依赖,不仅令这一“毒瘤”难以根除,还促其“毒性”仍处于不断扩散状态。

另外,治超机制建设落后于超限超载行为泛滥的现状,也亟须引起反思。

以路面治超来说,目前安徽虽然加强治超站点网络的建设,在一定路线或区间形成了威慑力,但是,车主为逃避检查,改变了原先的运输路径,使得固定治超站点处于“守株待兔”状态,削弱了治超的力度。同时,由于过分依赖现场执法,而缺少类似于治理道路交通违法行为那样的“事后追惩”等更全面的部署,也给“黄牛党”贿赂治超执法人员提供了机会,引发“治超卖超”之类不正常现象。

总之,各种或明或暗的“潜规则”,损害了治超的公信力,令其陷入“越治越超”、“久治不愈”的怪圈。

“外治内调”治超齐步走

颍上县南照镇的淮河岸边分布着数百家采沙场,常年有3000多台车辆往返运送黄沙。阜阳市交通局局长唐东升说,这里70%以上的超限超载车辆都是农用运输车。

安徽省运管局副局长司武国介绍,低速货车正在成为治超盲点,这类车辆不属于公安、交通运输部门管理,享受着国家扶持“三农”发展的优惠政策,但却正成为很多地方超限超载的“主力”。针对这一现状,安徽省交通运输厅正着手与农机管理部门联动,重点进行低速载货汽车超限超载运输的专项整治行动。

承担源头治超任务的安徽运管部门,近期的一项工作重点就是为重点监控的源头单位装上“千里眼”。目前,全省道路货物运输源头治超信息化项目的招投标已经结束,源头治超信息化系统建设正式启动。

这套信息化系统,将于今年11月下旬开发完毕,建成后将实现以省运管局为中心,各市县运管部门为支持,对重点货运源头单位的数字化、可视化、智能化的全覆盖监控。

依靠科技手段,建立对超限超载行为的事后追惩式打击,无疑将进一步强化治超力度,这也是安徽综合施策根治超载的新尝试。

除此之外,安徽公路路政部门还将进一步搭建治超监控、处理网络平台。这一平台的运作模式是,通过建立治超监控、电子证据收集系统及不良行为数据库,与运管部门货车数据库、交警部门机动车数据库对接,实现信息交换和共享,建立起有效的联动处罚机制。

“部门联动、区域联动治超的力度将越来越大。”安徽省交通运输厅负责人表示,“针对区域治超难以齐步走的现状,下一步将对全省超载严重区域划分若干个联动片区,建立有效的联动机制。”

显然,联动治超正在逐步形成持续的高压态势。但是,根治超载现象也必须着眼长远,着力进行“内部调理”,才能收到治本之效。

真正构建起多方源头管理的长效机制,是内部“施治”的有效疗法。公安交通警察出身的六安市交通运输局局长邓延庚说,超限超载运输,涉及车辆生产或改装、货物装载、道路运输等三个环节,关系到汽车生产及改装企业、货物托运人、承运人和车辆驾驶人等四个方面,必须针对这三个环节和四个方面同时入手,着力实现综合治理和全程治理,从源头和起始环节入手,设置多层防线,落实车辆违法超限运输行为的责任共担和连带追究机制,注重源头疏导,避免将治超压力全部留给路面查堵这一最末端的“防线”。他建议:一要采取自上而下的办法,严把车辆设计、制造、出厂、入户等关口,从源头抓起;二要采取驾驶证扣分、车辆不予年审、吊销营运证等手段,加大打击力度;三要加大科技投入,利用电子取证手段解决非现场院处罚难题,真正缓解执法人员长期处于疲惫状态和现场执法矛盾突出问题。

有关人士则认为,更长远、更具根本性的治疗之策,仍在于积极发展综合运输体系,提高综合运输能力,引导公路货运行业积极走上转型升级之路。

超限超载运输现象是上世纪90年代之后愈演愈烈的,当时,我国高等级公路设施建设方兴未艾,公路运输行业,无论是运行机制还是通行效率上,都比铁路、水运更具优势,从而导致货运行业的需求过分向公路运输集中,同时,当时以促进公路建设、保证运输供给为目标的各项规费的征收和法律法规,也让公路货物行业逐步形成了超限超载搏取更大利润空间的“潜规则”。

如今,由于经济发展导致货运周转量不断攀升,再加上交通运输行业的税费改革和国省干线收费站撤销,无疑将进一步加大公路治超的难度。从长远来看,必须要使综合运输体系建设与管理水平跟得上经济发展步伐,着力推动物流业从低层次的“拼价格”到“比服务”升级,才能逐步根治超限超载现象。

外部“重拳”以整治为主,内部“组合拳”以疏导为重。“内外兼治”、综合施策,治超将必将离预定目标渐行渐近。